展开目录 on May 28, 2023. 44 次阅读

妖刀一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对一些事情有出乎寻常的好奇心和耐心与勇气。我自称为探险家。

一位学生探险家。

我喜欢探寻各种怪谈,这几天,我从长辈的谈话中了解到,过去,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是两年前,村子里有一把刀,黑色的。老人说到它时不愿提起,说它邪性,会附身主人的。他们多次提议让主人扔掉它,可是主人仍旧固执的保留那把刀——因为它那独特的弯曲刀身和锯齿刀刃。就好像恶鬼,在张口啃食。

保管这把刀的人家有一对兄弟,就在他们20多岁那年,哥哥去了兵役。可是弟弟却突然消失了,连同那把妖刀。过了几个月,不知何处传来他死在大山中的消息。

我望向了那连绵的山脉,决定去大山中寻找真相。

一连搜索四天,我什么都没有发现。

可是我就是有一种不服输的拼劲。终于,在第五天,我找到了一栋木屋,就在我兴冲冲准备一探究竟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男人——就在木屋前静静的发呆。

我突然感到了莫名的恐惧——来自他的眼睛,一如死水,那不似活人的眼睛,没有丝毫光彩,永远向下低垂着。好像有着无尽的痛苦绝望与哀愁。

恐惧使我不自觉的后退,一路回到家中。可是等到第二天,那种来自我内心的渴望促使我又来这可怕的地方。这天他看起来更加伤心了。不时还用手捂住脸,好像是在说什么话。

我隐约听到了“刀.....夜色.....明天”

我感觉这些事情的秘密就在眼前,我这几天找到了失踪的弟弟的照片,就是他的样子!

第三天的时候,我照常压住恐惧去了那间小屋。

我走到了一半,又一次看到了那个男人。他没有坐在小屋旁边,眼睛瞪大,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低落。

是血。

我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之前的激情在我真正面对恐惧的时候消失的一干二净,我向后慢慢爬去。

这时候他突然回头向我冲了过来,我忍不住大叫起来,飞速向后退去。

可是他刚刚迈出几步,身体一歪,脚下一个踉跄,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什么,就好像被人砍了一刀一样,血顺着腰流了出来。我看到了他的眼睛,终于出现了一丝神态。他的脸上满是不解,恐惧和一种释然,倒在了地上。

我感到一丝逃出生天窃喜和莫名的恐惧——因为这种仿佛出现在灵异故事的死亡。

我到家立刻报警了,几十分钟后,警察和我进山了。

我看到了他的尸体,腰间血肉模糊的伤口上面放着一把刀———黑色的,扭曲歪斜的妖刀。

仿佛恶鬼。

妖刀 二

在我经历了山林中的那件事情后,恐惧与好奇这两种情绪在我心中愈演愈烈。

就在我和别人说了这件事情后,还没有等到官方的调查结果,全国数不胜数的推理爱好者都已经来此进行调查,可事态依旧没什么进展。

几个月后,天气入冬了。就在我以为事情将要平息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件怪事。一位自称被妖刀附体的小说家名声大噪,任何看到他被附体的人都对此无比确信。一时间,很多猎奇的富人来到他家做客。

我因为是曾经妖刀案的参与者,被这位小说家邀请了。而我在这几个月,也因为妖刀案,结识了一位高大健壮的,虔诚的,对此案感兴趣的信徒:普奇。我邀请了他。

我们坐了半小时的火车,踏过雪地,来到了他的林间小屋。

多亏了身躯高大的普奇为我挡风,否则我一定会染上风寒的。

在斯道林那充满哥特风格的小屋前,停着两辆奢华的汽车,是当前最新款式,可以看出车主人的身份不低。

我和普奇进了门,屋内有三个人,那两个谈吐不凡的是门外车辆的主人。还有一位穿着长袖黑色礼袍的一定是斯道林了。

普奇和他握握手,他连忙躲开了,搓着手笑着和我们说:

“先生们,我可不是什么斯道林,我只不过是他的管家,不过最近他又遇到那些怪事了...”

“啪...咚咚....”

就在他说话时,我们听到楼上传来奇怪的响声。过了一会,他走了下来。尽管我能看出他衣着不菲,可那件衣服却皱皱巴巴,就像街边的便宜货。

这时管家自然的退过去,我们知道,这位就是货真价实的斯道林了。

他的头部还有擦伤和血迹,管家立马迎了上去:

“.....又来了吗?”

斯道林用手掩着额头上的血迹回答:“是啊,最近越来越厉害了。”

两位富商露出关切的目光。我们分别与他握了握手后,六人就在客厅中闲聊。

我们也知道了那两位富商的来历——他们准备给斯道林提供赞助。

我们从日常聊到宗教,普奇开口了。

“我是不相信撒旦这种东西的,你知道吗,这世间任何东西都有缘由,我能否去上楼查看一下,然后我们谈论如何对付那个暗中出手
的人。”

一直神态平和的斯道林却突然站了起来,呼吸声一下变大,好像被侮辱了:

“所以,哦,恕我直言,先生,你认为我受得伤都是假的?我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别人的手法?你到是解释我身上莫名出现的伤疤啊!”

他一边说一边走,摔门就出了屋子。

我尽管不理解,但还是不悦的看着普奇,刚到别人家就把主人气跑也太没教养了。

普奇没有理我,依然是那个虔诚信徒是样子。

两位富商和管家继续交流。

“各位习惯就好,斯道林已经被那个恶魔折磨的有些神经质了。他会从小道回来的。”

管家说罢指了指窗外的小道。

我们顺着管家的手,果然看到了斯道林,他走的很快,充满朝气。

突然,他突然停了下来,我们甚至能看出他脸上的不可思议和震惊。

管家突然面色大变

“不好,妖刀又在作祟了,快去!”

话音刚落,斯道林在距离屋子还有三十米的地方突然手指天空,胸前渗出血液,倒在了雪地上。

管家马上冲了出去,我们紧随其后,管家抱住斯道林,冲我们大吼:“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二十分钟后,医生到了。

可是斯道林尸体已经凉透了。

尸检结果是刀伤,刺入心脏立即死亡。

可是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人或者凶器,雪地上毫无脚印,雪也早已停止,他甚至没有挣扎。

这时,普奇沉思了片刻,突然喊到:

“伙计,这是美丽的死亡和闪光的正义!是黑暗的天敌;谁能透过这些看穿尘世背后的迷!”

我满脸困惑的看想他:

“真能帮你解释是谁杀死了斯道林吗?”

商人这时擦擦眼泪说到

“虽然我们相识不过几天,我还是感到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我会照常付钱的,为他修一个好些的墓碑吧。”

我能看出他是真的悲伤。

普奇去屋内走了一圈回来了,这时说:

“虽然斯道林就这么去了,但是给我一点时间,我会为他报仇的。”

他向雪地走去,一如斯道林,手指天空,念起我听不懂的咒语。

突然他满脸痛苦的捂住胸口。

我看到了血液流出。

一切如出一辙,可我不敢相信这位如此高大的虔诚信徒就死在了这里!

我们立马冲了过去。

妖刀 解

我们立马冲了过去,管家迈开大步,好像普奇的安危比他自身还重要一样。

可是他刚刚靠近.....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瞬间.....普奇突然一扫痛苦的神色。向管家一靠,管家立马被撞倒在地。他被按住的手中,一柄锋利的匕首在闪闪发光。

事后普奇和我说,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小把戏——装死袋。

一个小袋子里面装好鸡血或者什么东西(自己以前的血),捏爆,他们应该不止一次这么骗人了。

平时应该管家过去用袖子中小刀划一个伤口,斯道林忍住痛就好了,可是这次可能是为了钱,管家在斯道林咬牙的时候掏出了真正的刀,一刀刺入心脏,捂住嘴。

之后普奇用番茄酱复刻,管家知道他看出来了,要经典复刻赌一把。普奇等管家过去抓住管家,抓现行。

而他不过是观察细心才看出这一切的。

连续两起因为妖刀的命案让警方没有继续隐瞒。很快,我和其他人一样,得知了这件事情的真相。原来我最后看到的死者不是弟弟,而是哥哥。 警方在我离开不久就找到了另一具尸体,是弟弟的。

后来我慢慢调查,发现当时本应是弟弟去参军,可是最后确实哥哥去参军,还受了内伤。可能就是这件事情让两兄弟心生芥蒂,让弟弟一位回来的哥哥是要找他报仇才先下手为强的吧。

而哥哥,恐怕是在被砍了一刀以后忍痛夺刀,没收手的一刀砍死了弟弟。随后他想找人救援,看到了我。可能是失血过多了,和当时恐怖的氛围。我没看到他手中的黑刀,而他向我冲来的时候伤口突然撕裂。

这一切造就了那个惊悚的事实。

我把它拍成了一个纪录片。

随后,在真相大白之后,曾经如潮水一般涌来的人群如潮水般退去。

那把妖刀也被某位收藏家买来收藏。

而我后来,将这件事情写了下来,以这种形式发出。


标签: 故事, 幻想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