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展开目录 on May 14, 2023. 62 次阅读

16岁
——READING——

春色渐晚

我一无所有。 我只能沉浸在网络,不敢与现实的自己挂钩。 我只有网络了。 那些天我无所事事,好像找到了可以逃避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 四下是无限的夜,入目一片漆黑。 好多人,好多声音。

如今我好不容易改变了自己,结果发现别人在走我的老路,于是就一直没人可以交心。

总之有一个爱好就坚持吧,就算必然是死路。

2023.2.22

关于内容。 我想了好久也没想通这件事情。 不止我,所有人都是,本性总是潜移默化的流露出来。
我是什么人呢? 难说。
标签这种东西,不会有人会想给自己贴吧。 难说。
很多事情想不通就不去想了。 因为不回答也是回答,可为什么不寻找答案就不是答案。
未来想要做什么呢? 难说。
要不要下决定破局呢? 难说。

你们对于未来怎么看呢? 每个人心理都有一个自己不会说出的答案吧。 我们现在好像只会对进入自己绝对防御圈的事情做评价。
我……其实有些时候很奇怪。 又想做纯粹的内容写作博客,又像一些人一样加上了友链。 我也很愁。最近 chat GPT 和 new bing 都听过了吧。 和那种东西相比我们还剩下什么呢? 写到一半,想着吃点东西。地上还有一把早上做的面条,我起锅烧水,把早上爸没做的鸡蛋 从碗里舀到 水烧的半开的锅中,过一会把面条扔进去。 我一边搅一边和我爸聊天。从刘德华聊到卡梅隆,这时候,突然感觉好像有人来了。我抬头,看到了一个粉色的人影,还以为是我妈,后来细看才看出是表姐。 说是姐,其实我觉得也没大多少。但是上学倒是差了一年。 至于关系,也就是他们家父母和我们家父母认识。此中细节我也不甚了解。 总之看到她的一瞬间,有一种重回现实的感觉。 我已经好久没用在现实中碰到熟人了。 她带了两个他们家的鸡腿,做好的,放到桌子上就走了。 我那就像钟摆一样反复振动的思绪突然慢了下来。是啊,现实还是很美好的。 突然明白,存在主义只能在形而上学上对抗虚无,而虚无的感受只能用感受来对抗。 我只要做我想做的就好了。 就是这样。

2023.3.3

生而快意,足以。 总觉半梦半醒,行事跌跌撞撞,恍然意识到自己竟被囚禁在文字中了。 什么是可悲呢?我觉得看了一遍却连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的故事中的人物也算是可悲的…. 谁不是丑角?真是难以理解,所有人都在近乎癫狂的吹嘘自己在考试前是如何如何没复习。玩和学习有任何直接联系吗? 罢了,我也不过是睡在梦里醒在梦里。 越发感觉肉身不过躯壳,我真切的体会到了手臂中血液的温度和流速,很奇妙的感觉。 刚发现同学都很好看。但是我从不去刻意的看。人身上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头发了。微散,搭在肩上,真是好看极了。

看了堂吉诃德却不觉得好笑,只是觉得可悲和一种被扼住咽喉的错觉。开篇,堂吉诃德就用长矛把一个人的头刺的四分五裂。这和我好久之前在小学课本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班主任又讲话了。讲他的过去,他的年少轻狂,讲他的经历。他说,学习好坏和人品有很大关系,有人思想是有问题的。这个年级有很多人负能量,反社会,认为什么学习无用,就想玩。

怎么办呢。 我尊重所有老师。我见到的老师都是很好的人,他已经尽力引导我们了,但是很可惜,我可能不容易被说服吧。 他总说,别人喜欢用偏激极端的观点来反驳他,可能吧。我也确实没遇到过我这样的人。 在学校人多就难受的要死,看到人总是绕着走,每天最难熬的就是去食堂吃饭的路上。 像寄生兽那样就好了。

2022.3.4

这是一个从不尊重别人想法的时代。简直一切想法都可以用矫情来概括。人都是多面的,而这种多面性在我身上好像被放大了无数倍。 你们….看过天气之子吗?

“感觉这个时代很难遵从自己的内心想法。比如现在社交媒体很发达,向这个世界稍微发一点自己的事情、或者自己相信的事物就经常会因此被攻击被抨击,但是自己真正深切渴望的东西有时候确实会和别人所渴望的东西相冲突。在现实社会中的话,可能很少有人会明目张胆地和别人所期望的事起矛盾。但是这是一个娱乐电影,通过描述这样一个全力嘶喊的主人公,如果现实社会的人能对我感受到的「这个世界的生存方式」那样的东西产生共鸣的话,就可以暂时脱离现实(的压力)了。(我)正是基于这些想法创作了帆高这样的人物形象。” ——当被记者问到“《天气之子》中帆高选择救回阳菜导致东京重新受暴雨的剧情颇具争议,这次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剧情呢?”的时候,新海诚监督这样回答道。

《天气之子》和《烟花》这两部动漫,很多地方我都不敢去看。因为难受。
明知道只是一种感受还是睁不开眼。

万事万物皆有归于寂灭之时,诸家言语皆无尽藏也。言尽于此,愿尔意会。 我好像喜欢上一个更虚拟的世界了。永远都是那么准确和谦逊。与之相比我认识的所有人,包括我,都只是卑劣者。 内容长短与精炼与否书写与否究竟是何关系。 楼前看, 晴空万里。

2023.3.13

夜渐短。 我是何时起认为世间虚无的,我又是怎么想的呢? 想看的书已经好久没有时间看了,想写的东西也没有时间去写。 所谓正义,良善与人与人的关系,至少在高中生的范围,我大致已经想通了。

是何时想做网站的呢? 每个人都经历过努力了好久却被人瞬间超过的感觉吧。每个人都经历过不断修改都自我不满的事情吧。 我讨厌人。而且我就是“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的那种人。 因为看到了太多人相互攻击,所有的情感都被“矫情”所概括了,所以我也开始讨厌这些抱怨。 从此,就与世间分割开来。 总是觉得别人的言论一眼就能看出漏洞,但是说出来又不被喜欢,不说又看不惯,但是不说还装作看破又太做作。 那还是静坐来的好。 我喜欢上学。感谢我爸没逼我有很好的成绩。 我喜欢看红楼,论语乃至语文,生物,化学这些学校发的书。可是我不喜欢题和考试。 我学到了无数庞杂的东西,但是学的越多就越沉默。可能人不适应环境就会焦虑的要死。

2023-03-18

内容到底要不要意义。太长显无病呻吟,太短又显得太过琐碎无意义……

有时候想到那些评价。意思大概是,我是三维生物,而他们是二维生物。 怎么会有人觉得我智商很高啊。我清楚自己的能力。贯彻嘛。我这种人就是一摊水。什么也没有。可就算是想要了解我的十分之一也要花费好久好久。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呢。 我懂了,所谓内容与表现一样,都是一个人精神世界的外化。所谓留下被划去的内容,标上书写的时间,本身就是一种对内容的纵容和不信任。这大概和《祝福》中所说的”不清楚“是同种效用吧。

2023-03-28

在了一场长梦后,才终于认清了自我。于是我想用本来的学费和我短暂的青春去做喜欢的事情。但我又害怕这种想法不过是我偏激的一厢情愿,于是我问了好多人为什么上学。答案只有不知道,找工作,上大学这三种。 所谓知识又是什么呢?人一生必须学习的东西只有做人吧。 我知道这是一种消极的无用论,可我实在不知如何反驳,这种简单和无需多想的生活实在让人直觉无趣。

难道人必须要经历高中和大学才能被称为人吗?我被推着走了好久,结果考上高中后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或许当时不去努力,而是去职高反倒好一点。 而且高中不包含在九年义务制教育中。 只是我们用苦难贬低苦难,用自身束缚自身。 在我小时候,大概是九年前,我七岁的时候。每次 我妈带我去超市的时候,我都特别特别想喝货架上的冰红茶。 但是为了让我妈觉得我是个乖孩子,就算去拿旁边我觉得又贵又难吃的小饼干也不去拿冰红茶。等我上了高中,住宿了,一连喝了两周冰红茶。 喝到想吐。 重来的话,会怎么选呢?

2023-04-02

昨日周末,去看了已经期待一周的《铃芽之旅》。然后又补了好几部电影。讲道理,我看的动画不多。真正能让我记住的导演(或者说编剧)就只有庵野秀明和新海诚了。 不过我每次看到他们的作品都会难过。类比来说,就像是法老,李荣浩,周杰伦这些歌手。他们在失意之时的作品中流露的挣扎,那种创作者对于自身作品孤注一掷的表达才是在一瞬间能打击到我内心的事物。

故事是好故事,其实现在的那些创作者也在焦虑吧 每次闭上眼,每次睁开眼,总是能看到帆高手中的枪。 我接触动漫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喜爱。 这几天有些生气的事情,不过也算了吧。冤冤相报何时了。 这些人一定会有人惩罚的吧。

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还沉浸在某种感情中时不断被提醒“应该做的事”
最痛苦的事情是还沉溺在某种感情时,无人提醒“应该做的事”

讨厌生活在学校,讨厌人类,讨厌被监视。讨厌生命又不想死,讨厌金钱又不想贫穷。 留给我大器早成和英年早逝的机会不多了。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杀人盈野,白骨筑宫。 今日来此取你狗命。

树木

2023-04-09 思念。

已经失去了喜欢别人的能力。思想越来越光怪陆离也越来越贴合自己。 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从慷慨讲述法老王的故事到模糊了金字塔的存在,太奇怪了,所谓欲望和感受一定是身体的限制吧。

已经不去想要改变,不去拼命,不去奋斗和努力,不在手表微弱的亮光下写脑海中的荒谬故事了。但你的样子却一直在脑海中循环播放。

小时候害怕母亲死去,每次想到总是在台阶上偷偷流眼泪,再往后,不敢看讽刺社会蛀虫的影片,但就连我也不知道那种好像大脑被剜去的厌恶感来自何处。讨厌人类,尤其讨厌半生不熟的陌生人。

讨厌猫,尤其讨厌在人群中的猫。生命真的属于自己吗?快来杀掉我。 讨厌无知,讨厌没礼貌,讨厌祭品。 开导别人太简单了。我知道人的不完美,也知道要用爱去宽容,但还是……

事情,聊聊事情。前几天,是或大概是前几天。清明放假一天,八张卷纸一字未动,就在早上和两位同学去逛了网吧。 这种地方还是人生第一次去,刚刚知道未成年的身份证也能正常上网。开了三个机子,三小时。五十元,我就请了。但是打开电脑 30 分钟后,短暂的兴奋感就已经完全消失了。想打游戏又觉毫无意义。正好未到中午,短暂思考后决定时隔六年重回故地。

说是重回故地,但其实并不远。没钱,就坐公交车。天上下着小雨,淅淅沥沥。衣服穿的有些薄,风有些大,尽管打着伞,裤子还是湿了。 其实过程没什么可说的,就是等车加坐车。一个半点左右吧,就到了家边。 没怎么变样。 我的小学。是记忆错乱了还是怎么回事,明明记得叫振兴二校的。 其实就是短暂的走走,然后去看了看小时候母亲总是聚餐的饭店,已经改成蜜雪冰城了。花了八块钱买了一杯奶茶,终于不冷了。 之后就去了小时候总去的公园。要不是下雨,可能今天就能去一次一直想去的游乐场了。 卧波桥。小时候走过好多好多次。 走走,发现也没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来,就又坐上公交走了。 在周三花三个小时的路程就为了看 20 分钟的过去居所。还是有点魔幻的味道的。 我到底在迷茫什么东西? 到底是我主动的还是被迫的?

所念隔山海,终不可至。

2023-04-09

数次漫长又深沉的夜心中想法反复,我为了人的普适性到底放弃了什么。
双手不受控制,衣上许多油污 虽说近日行为仍些许受限,但心神交错总归带来了些许自由。
等到海水淹没了农田,咒文托出残破的肢体 直到残光中也生出黑暗。 我是我眺望的一切景色的君主,我在那里的权力无可置疑。

学校真他妈的恶心,最近生活也恶心。 这次考试没想好好考,结果成绩考了全班倒数。直接导致班主任把班级倒数的学生叫出去谈话就带上了我。 其实他说的其中一点我也很有感触。成绩差可能就是对过去事情的一种报复。 还有说网络上的很多观点都太极端了。 当时听的其实我有一点想哭的。 最后可能是这些事情压的有点久了,他让我说自己为什么成绩差的时候,我就说了一部分心里话。 老师,你说上高中不就是为了考大学吗,考大学不就是为了工作吗,工作不就是为了赚钱吗,赚钱不就是为了好好生活吗,那我何必要生活的那么好呢,我少赚钱少花钱不就好了吗。 就现在我也有点不想学了。

说完老师看了我一眼,说了这样一段话。

“ 行,能说出来自己心里的想法挺好的 那我们再做这么一个推理: 你刚才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说,你看,别人每个月赚四五千,你就赚一两千,然后买点菜买点肉,在家慢慢过。 但是你想,如果你结婚了,你的老婆和孩子呢? 就算你不结婚,你的父母以后谁来养呢? 你说他们听到你的这个想法会怎么想?

其实你这个想法也不算极端,就在我们学校高二,有更极端的。
他说:'我现在玩的挺开心的,你管我干什么啊,我也不用赚什么钱,拿父母的钱活到四十岁就知足了' 那你想一想,真到了四十岁,难道他就真的想要去死吗? 他是不是会想:'你看,我身体还挺好的,是不是可以活到五十岁啊' 那你看一下,一个大老爷们,四十多岁了,上哪找工作? 其实你的问题很简单,就别这么想了就行了 行了,你回去吧。”

我回到哪里呢。

2023-04-22 EVERYTHING BUT THE RTUTH

二十四小时发生的事情,如果事无巨细的记录下来,再一字不落的读一遍,至少要花二十四小时。 最近校园中我喜欢独自散步的地方都被占据了。真没意思。

有些道理真的需要用一生去验证。

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设计吧。人们一次一次的对于完美的追求就像是溺水前的挣扎。 我还记得第一次写网页。是给 MUS 写一个宣传页。当时用基于 typecho 的 handsome 主题,我仅仅是用自己几乎不存在的 html 技术写了几段文字和一张未加修饰的图片,但是当时我的快乐发自本心。

想到这些就又想回到当初那个虚拟世界了。真想把这些感受从我生命中剔除。如今在真实和虚拟之间的我又算什么呢? …. 尤其是不明事理的凡夫俗子,缺乏自信又不甘如此的人,总是寻找一切机会想体验稳操胜券的感觉。 人随着年岁的增长越发谨言慎行。大概是小学五年级的读书日那时我刚看完三体,内容也记得不大完全,却能在台上大谈十余分钟。 可在刚在,有人问起我刚刚看完的《我是猫》的内容,却只能笑着说一句:“我是猫。”

逃课了。逃了一节社团课,刚在教室坐了五分钟就被主任抓了。要说错误,我可能主要错在运气不好与学艺不精。有的人逃了七八次也没被抓,还有的人只是在社团课不停的打游戏。 我只是不想接触那么多人,想在教室看会书而已。 还要写一千字检讨。 摄影社真没意思。反正,当时又走了一遍学校后面的小径。难道这就不算摄影吗。随便了。写检讨吧。 如果说我错了,大概只错在没有一直坚持自己。

贰零贰叁年五月十四日。

又一次逃避。又一次与一切说了再见。和我的博客网站,和我当时努力做了好久的博客网站,努力写了好多内容的博客网站。四百天,一切都再见了。 也就只有这些文字和日记能陪伴我了。 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

我们还

遗忘之王 永恒的对岸 在你的天空下看雨 夹杂着追寻与向往 与我身后的 虚假。

法律啊 你以你极其伟大的平等 禁止富人以及穷人 行讨。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