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目录 on Apr 6, 2024. 383 次阅读

如今我又一次活在地面上

1 ALIVE

火焰.jpg

这么长时间,不管自己在之前说过什么,做了什么努力,都说服不了自己那些都是无用功。我的心里还是相信着 那些我的独特的个人感受有存在的价值。于是那些回忆,那些不满足,那些羞耻心,耻辱感,一遍又一遍的在我的脑子里玩着折返跑。

而我作为一个很可能是统治我自身的唯一主体,却放任这些情感,这些燃料,任由他们在我失去主体权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把里面的建筑砸的粉碎。

可是我还是任由他们。我忘记了缘由,忘记了是谁说的,但是却始终坚信着,这些东西都会有他们存在的价值。

或者是我永远放不下那些痛苦,那些恨。我害怕放下后,那些耻辱再也等不到复仇的时候了。然后自己开始变得软弱可欺。

所以我和他们一同隐忍,蛰伏,哪怕支离破碎也还是蛰伏着,期待着有一天。我把所有的精神痛苦都燃烧起来,用生命,躯体,思维,情绪,用所有不幸福和失去燃烧,烧尽目光所及的一切,以此来作为一切不公的最后回应。然后天上就只剩下灰烬,白色的灰烬,洋洋洒洒。

可是我错估了自己的决心。无法妥协 却又不敢自焚。

我相信,只要让内心更加强大,就可以做到的,做到面对那些都面不改色。可是我发现自己错了。当我真正站在那些仇恨面前,站在那条仇恨的道路面前,我意识到我走不过去。

那些陈旧的记忆,就好像电影剪辑一样一次一次的在我眼前放映,那些在别人看来无关紧要的事情,一遍一遍的在眼前无声的放映。痛苦迅速而强烈的生效,把人拉到了另外一条深不见底的悬崖边。

我只能小心的后退,然后头也不回的逃走。一遍又一遍的逃走,直到再也看不见那些鬼魂。就好像现实世界的人们看不见鬼。一遍又一遍的逃走,直到看不见那条黑暗的小路。然后在角落等待着生命的自我消亡。

2 AIR

711bf67086561a71ae7fca688d3aeba.jpg

屋子里很冷。

我现在住在这个地方,房屋朝南,房后有一个小菜园,冬天北风凌冽的一直吹,等到春天,就变成南风刮个不停。风把人从南推到北,从北推到南。

从我的房间看向窗外,是这篇地面目光所及的唯一的洋房。

按道理来说,在这么偏远宽广的地面上是不应该存在这种建筑的。可是它就是立在哪里。让人害怕。

不管是从哪里搬到哪里,我的眼睛始终对着面前的另一片世界。一片关于虚拟的世界。

我很喜欢看那种解说。像是绣湖,无尽之剑,雨世界,废都物语。

这些游戏我很难玩进去。很老旧的画面和操作,或者是很隐晦很漫长的剧情让我感觉一种无力和无奈。

我还是喜欢看别人来整理的东西。

最近我喜欢看百年孤独。但是看了好久都没有看完。

这本书太厚重了,厚重的让人难以翻开。就像是史书。活着的历史就在你的眼前。你可以迈向未来,回到过去,但是你无能为力。一切的信念终究毁于一旦。

我的精神可能不正常。其实人都是在变的对吗。我的身上的一种诡异的完美主义倾向总是会让我不受控制的走向自我毁灭。

比如有时我会觉得自己是虚无主义,想写些什么,可是后来我想: 我已经是虚无主义了,还要写些什么,那些东西明明都是没有意义的,为什么我还要写呢?这也太做作了。然后就会自然的想到,既然我已经是虚无主义了,那为什么还要活着?如果死去不正好证明了我对于道的信奉。

可是我还是活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我根本就没有勇气。

我还是会哭的。有时候写的太多了也会哭。有些很新很新的博客,只有一篇文章,其实这很好,你看了一篇文章就了解了他的全貌,然而像我这种,就是一个人不断的发着牢骚,不断地不断地,你看不到尽头,每一次打开读了几段。然后就会失去耐心,离开我。

毕竟我的力量微弱的可怕,谁知道这种东西到底有没有被阅读的价值呢。

刚才,我看到了一篇文章,一篇整理动漫剧情的文章。写的好长,我相信写完的那一刹那作者一定是满足的。

有时候大家说话好锐利好狠毒。我也是。感觉冷漠的难以接近。

2024年第四个月,现在我最喜欢的乐队是福禄寿。

再也没有万能的喜剧了。

但是海浪还在不停的拍打着我心里的另外一边。


标签: 日记

添加新评论

已有 2 条评论

  1. 粽叶加米 粽叶加米

    学会释然,遇到一些困扰有时候可以尝试接受与释放,走出困扰,才有更好的去面对新的可能。

    1. TRUTTTY TRUTTTY

      @粽叶加米 嗯 最近找到了之前买的很便宜的反曲弓 在很难受的时候会去射箭。感觉箭击中靶子的时候整个人都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