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展开目录 on Feb 19, 2023. 177 次阅读

1

就是在这种路边小馆吃饭,咀嚼着嘴中的食物,可为什么我心里会难过。

他或许察觉到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他知道了,这种东西可能就是一种直觉。

然后,他看向我的眼睛。

“想什么呢?”

他问。

我回神,咽下嘴中的食物,停了停,说。

“我...就是在想,我们与那些书中的人物比起来,可能相差的就是一件能努力终生的事。”

我说完这句后,就完全失去了继续吃饭的欲望。这些食物和我此时想要吐露心声的欲望相比都变的微不足道。

我此刻只想把心里的话全吐出来,我不明白说出来这些有什么用,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如此的想告诉他却还是说的这么慢。或许是因为这一辈子我从来就没有好好活过。

“毕竟...我们为之挣扎的任何事物对他人来说都事不关己,没有价值。这个世界也并不为我们任何一个人而设立,一切都那么悲哀,又顺其自然。

所谓自由意志和唯物主义都是很难理解的奢侈品......”

这世界上...我们根本什么都不能决定。如果...真的有神存在....可能我的人生就有了意义吧。

可...如果有神,那...我...有何存在的意义呢?”

然而我越说越慢。说完后,我就又开始后悔管不住嘴。

他一直看着我,我不由得也看想他。我们四目相对,我才意识到他的眼睛看起来是那么模糊。

他突然好像笑了,或许他没有五官,我突然想到了之前看到的关于清醒梦的文章。我现在的状态就好像在梦里一样。

然后我就好像感觉到他在告诉我,告诉我这段消息:

“那,如果,我能给你一个超越现实的机会呢?”

他好像在笑,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否在笑:

“你只要想,或者什么都不要想就可以了。”

说完,在我也想笑起来,也可能是想这种话的真正含义的时候,总之在我思考该作何反应的间隙,思考这一切究竟是否真实的间隙,他不见了。

是的,就是一瞬间,整个人的存在好像被抹除了。

我的大脑来不及转动,身体的直觉就支配了一切。一种万能的恐惧浸入我的脑海。

然后,世界变了。

然后,世界变了。

然后,世界变了。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眼泪怎么就......他们消失又出现.....

我不能留住任何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然后,我就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突然出现了好多好多回忆中的图片翻涌。

我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泪水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长。行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然后我开始看见太阳和月亮,河流和大海一样宽广。墙壁像流沙一样粉碎,城市折叠着坍塌。

可是,没有人。

过量的信息开始冲刷我的....或许我现在已经没有脑这个器官了.....在冲刷我的灵魂。

我想,我可能是疯了吧。或许这一切就是一场噩梦。

然后,世界又恢复了运转。

...

他又出现在了。

“觉得怎么样?”

我竭力控制自己的思想,如果是梦,那我的意识就会让这一切天翻地覆吧。可如果是梦,为什么我还没醒过来?此刻我的理智好像和情感分离开来,我的脑在自行的思索,然后我的身体接管了我的身体。

我要说话。

可在我开口的一瞬间,他又消失了。和上一次一样彻底。

所有的情感,所有的我叠加的意念混合在此刻。

所以钱到底是什么呢。我所生活的物质世界,我在过去无论是否自愿所追求过的一切到底算什么?

为什么,我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他所图的又是什么。

我的脑海中开始出现怀疑和欲望。

然后我脚下的整个星球开始展开,太阳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天幕笼罩其上。我的面前一个由玻璃构筑的巨大框架拔地而起,里面是一片热带森林。

我看着那里不断跳跃的树蛙,在满天温暖的冰雪想:

钱,到底是什么呢?

他就是想看我来为他表演吗。可是他是谁呢?

在这一切都可以改变的人世间,我到底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

明明已经可以做到一切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这么难过。

我周围的泥浆汇合凝聚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出现后缠上了我的身体,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我的背,温热的呼吸吹过我的脖颈。

可是,在这一刻,我除了哭什么都不想做。甚至眼泪都流不出来。

如果她是我创造的,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思呢?

神也会这样想的吧。

所以说我们的世界根本没有神。那他是什么呢?

无所谓,我就是神。

我明白了。

我们只要存在过就是不死的。

他在创造什么呢?

随着我思考到了极限,停止思考的瞬间,世界也停止了演化。

我的生活,我明白有些对抗只能独自一人,可是除了这些事情我一无所有。

如果那就是我的人生的话,它就是一片纯粹的虚无。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这个世界也变成了一片虚无。

我的快乐,我的悲伤,我。

这些都是那么伟大,脆弱,同时短暂。

真空中响起音乐。

音乐宏大而美丽,超出人类的所有想象。

然后一切又一次静止。

可为什么我还没有死呢。

我的内心到底是什么执念阻止我去死?

原来,原来,原来。

别哭了。

原来是我生物的本能。

原来我还是一个生物。

一个普通的生物。

现在这片空间只有我和无边的咸水。

...

说不清多少次了。我的理智已经濒临崩溃。

我闭上眼睛,又睁开眼。

“怎么了吗?”

是一种我就算做梦也梦不到的轻柔声音。

我努力想看的更清一些。

有人,还有歌声,还有朦胧的水雾。

这是,我长大的城市。

“你是... ■■■吗?”

“哎呀,你怎么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她笑着回答。

“没什么。”

我还是沉默了。

我不敢去思考着是不是梦。

我甚至不敢去思考“思考”这件事

可是念头不是我能控制的。

明明已经改变了一切后悔

明明已经完成一切梦想

明明已经...

明明这个世界没有永远

明明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明明我什么都做不到

拿不起又放不下

如果有机会我仍然不会放弃超越现实

那就继续超越现实

超越时间

*嗡鸣

“怎么了?”

*歌声

“为什么呢?”

*嗡鸣

“钱是什么呢”

*歌声

“如果我给你一次超越现实的机会呢?”

*嗡鸣

“生命是什么呢?”

*歌声

“我到底为何而活?”

*嗡鸣

“为什么呢?”

*歌声

“钱是什么呢?”

*下课铃声响起

“我爱你。”

我说。

她没开口,我也不想听。

这个世界上任何我不满的,对我不满的,已经永远的消失了。

然而只要我曾经活在这个世界,只要任何事物在我心中留下任何念

头,他们就永远存在。

我确实是神。

可是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任何事。

只要我认为这有效。

我在最后的模糊记忆中。

再见了。

我还是在哭,一切还是没改变。

但是我相信爱。

尽管我还是这么脆弱。

你知道的,人们从来看重的都是身份。

我羡慕强者。真的很羡慕。

我好孤独啊。

如果就这样说我可以说上无数年。

可是我知道你们不想听。

就这么离开吧。

再醒来也不是我了。

歌声在世界不断回档。大地折叠成星球,建筑开始生气,人类开始生成。

我除了哭什么都不会。

最后的眼泪没能流出眼眶。

我说,我对屏幕前的你说。

我终于理解这一切都是为了.........

如果,我给你一次超越现实的机会呢?

2

在看着她的脸的时候,我又开始神游。

“其实死亡,大概也就是眼前一黑就都结束了。”

他一边用勺子把温热的肉粥送入嘴中,一边这样想着。

“看得出你很关心我。”

我突然说。

她没说话,我没有再看她,但我知道,她在笑。

可是好像有什么不对。

我用勺子一口一口的舀起肉粥,再慢慢吸入嘴中。慢慢的,慢慢的,我才意识到面前既没有肉粥,也没有她。只有一片漆黑。 睁开眼看了看时间。

凌晨一点。空无一人。

“唉。”

他叹息着用手抚摸墙壁上的刀痕。

想了想,又从床上拿起一个笔记本,在黑暗中又添了一行字: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 永远 是什么?

随后,他从空气中拽了拽,扯出一支点燃的香烟。烟头上暗淡的红色光线只能微微映出他的手指。窗外不知是路灯还是月亮的光线映出了窗帘的缝隙。

他吸了一口。

“咳,咳咳。”

“妈的。”

他把烟熄灭,用被子蒙上了头。

“你觉得,最近生活的快乐吗?”

我问。

“挺快乐的,有饭有菜不用工作还有住处,怎么了嘛”

“可是你不觉得我们应该追求一些真正想要的吗?”

“你是说像是快感,意义,还是爱情这些奢侈品?”

他一边吸着面条一边和我说。这是老汤面,5块钱一碗,偶尔还能在其中发现一些肉沫。

后来我想了想,可能从那时起我就不能算作是一个寻常意义上的生物了。

然后我就一个人走回了家。

这一切的原因要从何开始呢。可能一切都是神的命中注定吧。

自从那天有了超越现实的欲望,好像一切都变得莫名虚幻了起来。

其实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自杀了,或者到底写没写这段话,不过我想,一切的变化总归是需要一个原因.....或者理由的......吧?

毕竟从很久以前我就开始分不清睡梦和现实了。常常早早睁开双眼,直到中午才意识到自己醒了。

有或者早上觉得已经醒来,可工作一天后发现还没睁开双眼。

你知道吗,太快了,在我看来你的短暂的一生完全不需要考虑任何事。

毕竟只要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了。

毕竟衣食,住所,夫妻,这些从来都是奢侈品。

你到底在难过什么呢?无论你如何说我都无法理解。

毕竟人类对我来说就像是水果摊上的果蝇,又多又吵。

嗯?

我怎么会这样想呢?

算了,可能是困了该睡觉了。

我现在挺喜欢和你们说话的。毕竟现在没有什么精神内耗的烦恼了。

生命本身就不该有回忆和情绪。

可是,你说这一切是真是假呢?

门开了。梦该醒了。

他惊奇的发现喉咙中传出了并非他发出的怒吼,双臂不停的捶打四周。

好有趣啊,我的一生活的好有趣。

他开始撕碎一切。

如果有神,那他为何要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呢

这些天我都躺在旧房子里。没有锅,没有筷子,然后就用身上全部

积蓄吃了几顿外卖。好久没吃了,真的挺好吃的。

我想问你,这一辈子到底有什么能留下来呢。

衣,食,住,行 吗?

挺可悲的,当我觉得在这座老房子居住的时候才发现什么都没有。

什么桌椅,电脑,这些都不重要。

只要能蹭到一点网络,带一张毯子就可以瘫软在一个地方了。

你说到底有没有神。

怎么了,我在哭吗?

可能唯物主义本身就是少部分人的奢侈品吧....

可是,为什么周围这么吵闹?

红的,黑的,白的,还有火光...

这个声音,是警车吗?还有枪声...

“你是神吗?”

我对着面前那扇无边的白色大门心里想。

“我爱你”

突然我开始不受控制的大笑,眼泪和鼻涕流了满脸,但是我只是笑。

“我 。”

嗡鸣

嗡鸣

嗡鸣

嗡鸣

嗡鸣

嗡鸣

午夜。

他向空中丢了一枚硬币。

硬币在空中一直上升,穿过屋顶,突破云层。

越飞越慢,越来越多。

硬币变成了水。

遮天的水淹没了城市。

他在水中写:

“天元。”

大水冲刷着世间的一切。

“今夜以后,我会不朽吗?”

可能今天就到头了吧。

你们能理解我的悲哀吗?

这是胜利。

如果毁灭可以造就真理。

...

我带着一身疲惫在海岸线上醒来。

果然,我还是死不了的。

我问他:“你找到这一生为之奋斗的事情了吗?”

他说:“众生皆苦。”

我不说话了。我明白,他也明白,我也知道他明白我明白,他也明白我明白他明白。

“酒。”

他说。

然后手一挥就握住了一瓶崭新的红酒。

天色突然昏暗起来。

“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他说。

“你听音乐吗?”

我突然来了兴致。

“挺喜欢的。”

他说。

就在他又要打响指的时候,我阻止了他。

“你说,我们不快乐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无所不能。”

他没说话,但是喝完了酒后,我们就起身走向城市。

城市灯火绵延了整个海岸。

高楼像城墙豢养天空。

酒过三巡。

“所以,你认为我们的脆弱和破碎都是因为更高维的映射?”

他没说话。

我想,更高维的存在也会和我们一样颓废吗?

后来我想了想,与下面相比,我们不就是更高维的存在吗。

“你说我们为什么居无定所终日游荡呢?”

“不知道。”他说

“回家吧。”

我叹息了一声。

他说:

“家和这里有什么区别呢?”

是啊,有什么区别呢?

“我想看小说了。”

我说。

他问:

“战争与和平还是尤利西斯?”

“网文。”

“我饿了。”

“吃饭?”

“可是去哪呢。”

“....家吗?”

“...家里也没有吃的。”

我突然发现我们除了无所不能一无所有。

所以从今天开始赚钱。

...

太行山。

今天在梦里我看到了太行山。

人会困。忙起来就会做梦。

我看到了你,看到了你,还有你。

你们都出现在了我梦里。

怎么,又想哭呢。

人们的梦都是基于情绪的对吗。那为什么,我没梦到你。

这么多年,就突然结束了。

我也不在了。

生命的最后一刻,这次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看着天花板。慢慢的,开始靠了上去。

屋顶的墙缝上填充的三层阶梯过度不断放大,变成了天空,海岸和沙滩。

我一路飞啊飞,飞啊飞,落入了温暖的海水里。

越向上越是沉没,越向上越是沉没,然后,渐渐没了呼吸。

...

眼睛还是感光元件?

金字塔还是百慕大?

在三个呼吸后,我走到了太平洋中心。

上一次,我在这里看到了他。

或者说,他们。

还有,它?

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想说那个词。

我明白这是梦。也明白这是代价。

我获得这一切力量的代价就是被情绪控制。

如果我平静的话,就什么都做不到了。

可是,人终有一日是会疲惫的对吗。

“是你写的吗?”

我问。

他说:

“怎么了吗?”

我们并非无所不能。

我们有更大的遗憾和卑微。

他们都没有做的事情就由我来完成。

这个世界总不该这么空虚。

黑色梦中,平等云雾。

有的时候我也分不清下降到现实是因为什么。

短暂的时间对我来说意味不明。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

已有 7 条评论

    lesetong lesetong

    等我有钱了就把他复活😭😭😭😭

    IKUN IKUN

    你干嘛嗨嗨哟